第四百一十三章【托付】(下)

时间:2019-10-06  点击次数:   

  虞浦码头也正式开始运营,董治军已经完全理顺了业务,这次张长弓夫妇并没有和罗猎一起返回黄浦,铁娃跟着回来,如今在董治军的身边历练。

  罗猎和董治军巡视了一下虞浦码头的运营状况,本来准备离开,却听说白云飞过来拜访。

  罗猎就在码头上等着白云飞,白云飞远远下了车,拄着文明棍,微笑向他走了过来。

  罗猎也报以微笑,向前走了几步,表示出迎接的意思,两人握了握手,白云飞道:“罗老弟,你走不跟我说,回来也不跟我说,难道你担心我连为你接风洗尘的饭都请不起?”

  罗猎哈哈笑了起来:“我不说,您不一样找过来了,在黄浦的地界上,又有什么事情能瞒得过您呢。”

  白云飞从罗猎的表情和语气上并未察觉到太多的异常,内心中稍稍安定了一些,他摇了摇头道:“三天,潮京图库,三天你就把张凌空的物业全都给吃了,我盯了这么久,没想到啊,居然被你抢了先。”

  白云飞笑道:“哪里哪里,你我之间根本不存在什么算账的问题,落在我手里固然可喜,落在你手里我同样高兴,只要不是便宜了别人就行。”

  白云飞道:“别谦虚了,你再谦虚我更感觉到你是在向我炫耀。”他和罗猎并肩站在码头上,向周围看了看道:“码头改建得不错。”

  白云飞心中一沉,当时正是在陈昊东意图买下虞浦码头的时候,叶青虹遭遇暗杀,罗猎的这番话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含义?

  白云飞道:“人生就是这样变幻莫测,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。”他点燃了一支雪茄:“前两天有新闻说你的游艇在齐鲁海域遭遇撞击而爆炸沉没。”

  白云飞的表情有些错愕,没想到罗猎这么痛快就承认了,如果罗猎不承认他还以为是陈昊东派人做的。

  罗猎道:“有人不想我安全返回黄浦,所以我只好部下迷阵,伪装成从海路回来的假象,其实我们一家是乘火车回来的。”

  白云飞又是一愣,罗猎的回答简单而明确,他抽了口烟,心中疑窦顿生,是不是罗猎已经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,于是才这么说?

  罗猎道:“在满洲,索命门和狼牙寨的人先后对我进行了袭击,我查到背后的指使人是盗门的大长老郑万仁。”

  “确有其事,而且……”罗猎停顿了一下方才道:“福伯已经正式推举我为盗门门主。”

  白云飞这次是真真正正地感到吃惊了,他知道盗门门主的意义,在他们混迹的江湖中,盗门如今的影响力甚至超过了丐帮,罗猎成为盗门门主就意味着他拥有了数十万乃至百万的下属,这样的实力谁敢去招惹?

  白云飞感到有一股冷气沿着自己的尾椎一直蹿升到他的颈椎,罗猎的运气实在太好了,然而白云飞又清楚,归根结底这个世界还是实力说话,如果罗猎没有过硬的实力,这种机会也不会降落在他的身上。

  白云飞回到家里之后,他拿起电话准备将这件事告诉陈昊东,罗猎已经决定竞争盗门门主的位子,如果陈昊东知道,他会不计代价将罗猎除去。从今天和罗猎会面的情况来看,罗猎对自己应该没有产生太大的疑心,或者说他还没有找到确切的证据,白云飞知道有些事是不能拖延的,事情发展到如今的地步,他和罗猎不可能继续和平共处下去,他必须要先下手为强,只有先将罗猎铲除,才能将自己制造的这次危机平息。

  陈昊东无疑是最合适的先锋,白云飞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拿起电话,尚未来得及接通,常福就有些惊惶地走了进来:“老爷,刘探长来了!”

  白云飞皱了皱眉头道:“那有如何?让他等等。”一个法租界巡捕房的探长,白云飞还没有把他放在眼里。

  刘探长带领十多名荷枪实弹的巡捕已经闯入了大厅,常福慌忙上前拦截:“这里是私人住宅,你们不可以硬闯的……”

  白云飞冷冷看了他一眼,拿起电话不慌不忙地对接线员道:“帮我接法国领事馆!”他要找法国领事蒙佩罗,就凭着他和蒙佩罗之间的关系,一个巡捕房的探长又怎能对他轻举妄动,他倒要问问,究竟是谁给刘探长下得指令,究竟是谁要搜查他的府邸?一个法租界的堂堂华董难道就任由他们闯入?

  可白云飞马上就意识到形势不对,蒙佩罗根本不接他的电话。这在以往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。

  刘探长道:“我也不知道啊,您也应该明白,我做任何事都是奉命做事,肯定不敢擅作主张。”

  白云飞焉能不明白他的意思,刘探长分明是在说他是接到了上面的命令,其实这件事也不难猜到,以刘探长的身份地位,他应当不敢轻易搜查自己的府邸,肯定是受到了法国领事馆的默许。

  刘探长道:“穆天落奉公守法,可白云飞就不一定了。”他拿出另外的一张纸,这张却是对白云飞的拘捕令:“穆先生,我们怀疑你和七年前发生在津门的一起谋杀案有关,所以请你回去协助调查。”

  白云飞道:“看来咱们是做不成朋友了。”所这句话的时候,他忽然想到了罗猎,在法租界能够说动蒙佩罗对自己出手的人不多,叶青虹绝对算是其中的一个,难道自己找人暗算她的事情已经东窗事发?

  白云飞不由得想起了他和罗猎的那番对话,想不到罗猎也藏得如此之深,居然在自己的面前没有流露出任何的痕迹,而且给他造成了一种要对付陈昊东的假象,可一转身就已经向自己出手。

  出手速度之快远超白云飞的意料,白云飞暗叹,自己和罗猎认识那么多年,可对罗猎仍然不够了解,罗猎做事比自己想象中更加果敢,简直是雷厉风行。

  白云飞起身道:“好,那就配合,如果你们查不出我的问题,我一定会控告你们诬陷,还有损毁我的名誉,你等着免职吧。”

  陈昊东听说白云飞被带走的消息多少有些意外,他认为白云飞在法租界的根基很深,很难被别人动摇,然而现在看起来白云飞并没有那么强大。

  黄浦分舵舵主梁启军将最新打探到的消息告诉了陈昊东,白云飞的境况比他们想象中更坏,目前巡捕房已经拒绝了他保释的要求。

  陈昊东道:“你说什么?现在不但要起诉他谋杀德国领事,还要起诉他害死穆三寿,非法侵占穆三寿的家产?”

  梁启军点了点头道:“不错,现在已经有证人能够证明穆天落就是白云飞,而且警方也找到了相关证据,证明他和穆三寿之间并无任何的亲属及血缘关系。”

  陈昊东皱了皱眉头道:“他继承管理穆三寿的产业那么多年都没有人提出意见,怎么会突然发生了这样的变故?”

  梁启军道:“据我所知,这次起诉他害死穆三寿非法侵占穆三寿家产的人是叶青虹。”

  《替天行盗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历史小说,零点看书转载收集替天行盗最新章节。


管家婆码报网址| 马报开奖结果现场报码| 彩霸王传真诗之二字经| 马会资料奖结果| 一i香港六和一肖二码 开奖结果| 甲天下心水论坛| 红财神报玄机图 香港| 跑狗图玄机图解说今期| 百合四海图库开奖结果| 香港赛马会心水论坛|